蟋蟀和蛐蛐一样吗(疯狂的蛐蛐游戏)

文|邱俊霖

在西湖葛岭附近集芳御园的“半闲堂”,贾似道和群妾蹲跪在地上没日没夜地斗着蟋蟀。作为南宋的当朝宰相,贾似道受到了皇帝极大的恩典,被准许十日一朝,国家大事由他在湖上裁决。

不过已经对蛐蛐爱入骨髓的贾似道愈加荒唐,上朝时也不忘带上自己的好友——蟋蟀。甚至有一次,在朝堂之上,蟋蟀从贾似道的袖子里跳出,最后竟然跳到了度宗的胡须上。

其实临安城里爱斗蟋蟀的人何止贾似道一人。据宋人所著的《西湖繁胜录》所载,当时杭州人极喜养斗蟋蟀,街上还有专门的蟋蟀市场,并出现了专门以驯养蟋蟀为职业的“闲汉”。不过像贾似道玩蟋蟀玩出名堂来的人还真不多,他听着蟋蟀的声音就能辨别其大小优劣,对于蟋蟀的遴选、决斗及饲养的相关经验也有独到的见解。甚至对于蟋蟀病的治疗方法和交配习性贾似道也都了如指掌。

元朝铁骑日围襄阳甚急,而西湖的暖风却吹得人陶醉。“半闲堂”里蛐蛐叫,贾似道起坐于楼台亭榭之中,前线的边关文书不断传来,贾似道却不为所动,他的世界里只有蛐蛐,不希望受到其他任何事情的打扰。有人调侃:“斗蟋蟀也是军国大事吗?”他听了这样的话却一点儿也不在乎。

可是年轻时的贾似道不是这样的。作为南宋京湖制置使贾涉之子,贾似道曾长期奋战在抗蒙前线,甚至被看做大将孟珙的接班人。开庆元年(1259年),鄂州,蒙古人围城一年有余,右丞相贾似道亲赴前线,与士卒同甘共苦数月,鄂州以危卵孤城拖住了数万蒙古铁骑南下的步伐。连忽必烈也称赞贾似道的军事才能:“吾安得如似道者用之”!鄂州之战让贾似道走上了人生巅峰,他成为卫国公和少师,之后独专相权。

起初贾似道推行公田法,企图解决军粮问题,甚至不惜得罪大地主,他本人也带头捐出浙西良田一万亩作为公田。不过之后他变了,不仅改革夹带私货,而且开始刚愎自用,排除异己。斗蛐蛐的爱好贾似道或许早已有之,但是专权之后成为他的“主业”。作为一国宰相,贾似道却因为斗蛐蛐变得玩物丧志,置国家命运于不顾。

因为爱斗蛐蛐,贾似道写了一部《促织经》,从赋、形、色等七方面来论述蟋蟀。这部书成为世界上第一部研究蟋蟀的专著,虽不免虚妄,但也是当时斗蟋蟀的总结。然而《促织经》成书没多久,襄阳失守。已经没有退路的南宋王朝让贾似道以宰相身份率精兵十三万前往阻击元军。

可是战争与斗蛐蛐毕竟不一样。在长江丁家洲段与元军遭遇时,宋军几乎不战而溃,战局震惊南宋朝野。循州(今广东龙川西)似乎成为贾似道最后的归宿,但他并没有到达那个偏远的流放之地。八月,天气炎热,行至福建漳州龙溪县木棉庵时,负责押解贾似道的郑虎臣将其击杀于茅厕当中……贾似道死了,但是临安的百姓似乎并没有放过他,他们将当地的名菜“南乳肉”更名为“一品南乳肉”,以寓食其肉寝其皮之意,而后世所撰的《宋史》也将贾似道列为奸臣。

就在丁家洲之役后的第二年,临安城破。在蒙古铁骑的摧残下,月光覆盖下的田野显得黯淡,草木似乎也失去了生机,连蟋蟀的叫声都没有了过去的清脆。几年后,元朝统一天下。杭州西湖畔,荒草碎瓦人不见,但是动人的蛐蛐歌声还在继续着,扒开草丛、翻开瓦砾,还能看见吐着细长舌头的蛐蛐“唧唧”地叫着。

十秒网

作者:十秒网

十秒网,快速知识了解网站,提供简洁明了,有需求的知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